亲历春运四十年_呼伦贝尔新闻 - 呼伦贝尔日报
发布时间:2019-03-24 15:09

亲历春运四十年

发布者:徐晨光 来源:呼伦贝尔日报 浏览: 发布时间:2019-03-07 15:25:25

我所亲历的春运四十年,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。春运,这种中国独有的社会现象,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大潮,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四十年的历程。

1979年中国全面改革开放,我在大兴安岭深处的扎敦河林场读初一,第二年考入免渡河林业局子弟中学住校读初二,从此,我与春运结下了不解之缘,小小年纪就开始了我的春运之旅。我家住在只有几十户人家而且交通不发达的扎敦河林场,当时一个星期一趟的大客车根本就坐不上,也是为了省钱,我们几个学生就结伴到储木场等进山拉木头的运材车。当时的运材车一天进山十几辆,多数都是晚上进山,白天拉木材回林业局。林业局离我家住的林场虽然只有33公里,但我们有时候得在储木场等上大半夜,才能高高兴兴的坐上运材车咣当两三个小时,黎明前回到林场家中。

记得有一年我在巴林高中复读备战高考,春节放假坐火车回到免渡河林业局时已经没有进山拉木材的运材车,也没有通往三个林场的大客车,我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,背着书包,徒步33公里,走了近十个小时,走肿了双腿,磨破了双脚。一路走,一路盼着过一辆运材车。当我背着书包突然出现在家中,把父母也着实吓够呛。那几年,我的春运时光每年都是这么度过的。当时落后的交通和人们出行的艰辛,是现在的孩子们难以置信的。那几年春节回家一分钱车票钱都没花,都是运材车司机师傅对山里孩子无偿提供的交通帮助,这便是我与运材车结下的春运情缘。

1989年,中国改革开放十年,我考上了内蒙古司法学校, 从呼和浩特市到呼伦贝尔盟只有一趟旅客列车,被称之为“草原列车”。绿皮草原列车缓慢的行走在内蒙古草原大地,一趟下来要折腾好几天才能达到目的地。

车上到处挤满了人,没有下脚的地方。列车售货员推着餐车艰难的前行,看着几毛钱一盒的盒饭,直流口水,却舍不得买。列车员开始验票了,发现几个男同志没有买车票,列车长就发给他们每人一个红袖标,让他们维持秩序,打扫卫生。一路颠簸两天两夜才到免渡河镇火车站。下车后没有搭上进山的运材车,于是,我又背着行囊徒步穿行在大兴安岭林海雪原中,踏上回家的路。

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宁城县法院工作,草原列车小提速还增加了卧铺车厢,交通条件逐渐好转。

到河南工作的头几年,春运回家我都必须经过中国春运高峰城市北京,我都必须从河南倒车到北京站,然后再转到北京北站去坐草原列车,春运出行极不方便。后来,草原列车再次提速,又增加了两趟从北京到海拉尔的旅客列车。再后来,随着铁路技术更新换代、提速及国家高铁、高速网络的建设,我的回家旅程开始多样化、便捷化和舒适化。

高铁通车后,从安阳东站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就到北京了,计算好换乘的时间,当天就会踏上回海拉尔的旅客列车。从此,春节回家才从一种负担变为见证春节期盼团圆的幸福旅程。现在坐飞机回家过年也是我选择回家的方式之一,两个小时后,就会顺利落地东山机场。

今年,开通了从海拉尔到郑州的直通旅客列车,我们不慌不忙的踏上了回家的列车,经过32个小时的春运之旅回到家中,陪伴妈妈欢度春节。

身处这个时代,当曾经的艰辛漫长旅途代之以朝发夕至的通途,年味不曾因这份巨变而消散,只是让我们回家的脚步有了更多舒适的选择,让亲情的凝聚与牵挂早日相逢于家门。改革开放四十年,我从春运中见证了祖国改革开放的沧桑巨变。

上一篇:成金祥:爱马胜过一切
下一篇:大年 小年